好好過日子——新加坡

  上一次到新加坡是因為坐郵輪遊星馬泰,新加坡上下船,來回停留了兩三天,時間久遠,也記不得是哪一年了。那次坐郵輪本來以為碰不到甚麼內地同胞,不料上海有包機,飛來了兩百人,成都也有包機,飛來了三百人,春節假期,美國郵輪,甲板上奔跑的小孩都講四川話,十分有趣。

  之後就沒到過新加坡。這次來,原本以為會陌生的,不料下機那晚就到了克拉碼頭的「珍寶」吃胡椒蟹,熟悉的感覺一下子回來,這個城市,還是老樣子。

  一九八九年的時候,新加坡有過一個專門為香港人而設的移民計畫,門檻很低,只要五十歲以下、五年以上工作經驗、月薪超過港幣六千塊,就可以填表申請,費用港幣一千二百。如獲批准,五年之內不用去報到,過了五年,若還拿不定主意,可以再延期五年。這樣的條件,立即在香港掀起了一個移民新加坡的熱潮。我也湊熱鬧拿了份表格,填好交上去,很快就批准。過了兩年,讓老婆女兒過去報到,住了一段日子,拿了居留資格,差點就全家移民過去。

  那段日子,我經常飛新加坡。那時候許多朋友都在新加坡,比如方太和曾江夫婦,都常在那邊相見聚會。香港電視台也有許多人過去謀生。再後來,這股熱勁慢慢消褪,在新加坡的香港人不少都陸續回到了香港,我最後也放棄了居留權,愈來愈少去了。當然,也有不少人留了下來,比如我妹妹一家,已成紮了根的新加坡人。

  我父親也喜歡新加坡,去世之後,我們把他的骨灰葬在那邊,本來也算是「移民」新加坡了,但最近墓地要收回,先人要搬家,為了這事,我又到了新加坡。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