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幫父親搬家

  早上九點,南洋的太陽已經威力十足,照得路上白晃晃的。

  父親的墓地樹木葱翠,草地綠得養眼,這塊地方新加坡政府要收回來建公屋,所以現居的「居民們」也都要搬家了。一排排骨灰龕中有不少「居民」已經遷出,留着一個個空位,像是一個本來熱鬧的派對開始散水,人都陸續離開,這天輪到我父親。

  妹妹一家和母親比我們早到,約好的忤工也到了,來了老少兩人,老的說少的是他老闆的兒子。兩人態度都很謙和,事前也已知道這天要做甚麼,問我們可有宗教儀式要做,我們說沒有,他便讓我們對着父親的骨灰龕鞠了三個躬,然後拿着錘子,將龕外大理石敲碎,便看到裏面裝骨灰的罐子,我將罐子取出,跟着忤工到了墓地的辦公室,展開一塊紅布,將罐內的骨灰倒在上面,包好。整個過程不過五分鐘,然後各自上車,往船碼頭而去。

  到了碼頭,忤工已備好了船。在新加坡進行骨灰海葬,可乘政府的大船,也可自租私家小艇。我們租的是私家艇,隨到隨開,沿着新加坡河開出不遠,到了指定地方停下來,忤工打開紅布包,每人派了一隻膠手套,讓各人隨意拿一骨灰和預備好的鮮花瓣撒進河裏。河面有風,骨灰脫手,跟鮮花瓣隨風而去。各人撒了一些,還剩下一半,由忤工代勞,他高喝一聲「叔叔一路平安」,將骨灰傾進河裏,整個儀式也到此為止。

  父親是印尼華僑,母親安排在新加坡做水葬,原意是離印尼近。那天撒完灰吃午飯的時候她突然問我:「你說你爸現在游到印尼沒有?」我說:「他不一定去印尼,可能游回香港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