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一個時代的人

  近來也不知何事,城中名人走完一個又一個,頻率之密,令人覺得驚疑。記得年前堪輿大師蔡伯勵說今年是凶年,會有不少名人離世,結果蔡大師也是今年走的。

  查先生去世不過三天,鄒文懷先生也跟着走了,消息令人覺得突然,但想深一層,時也命也。

  這天朋友聚會,說起這些,很是唏噓,不少跟逝者都有交情。有的幾年不見,有的幾月不見,突然消息傳來,已是陰陽相隔。第二天報紙已是整版整版報道。做過報紙的人都知道,許多上了年紀的名人資料,報紙已一早搜集好,有的連版都做好大半,未雨綢繆,只等那名人離世,只是填上日子和幾歲,就可以出版刊出。

   有位朋友有個習慣,會記下每年逝去的名人,看他今年的記錄,真的特別多。這或許是巧合,也可以這麼理解:這一代出產的傑出人物特別多,差不多同期出身,同期叱咤風雲。到了一定的時候,便同期謝幕了。謝幕不過有先後腳,於是給人的感覺,有點接二連三,有點爭先恐後,像約好了一起上路。這也是一個時代的人帶走一個時代,隨着他們的離去,一個時代結束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