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查先生的老照片

  查先生十月三十日走,起初喪禮日期尚未定,算算日子,可能會跟我離港工作的日子撞期。

  我十一月九日帶團去上海,十二日下午回港,十三日半夜飛南非,為農曆新年的旅行團安排行程,一直要到二十日才回港,若是查先生的喪禮在這期間舉行,就趕不上了。於是就等着查太太通知,準備隨時取消南非之行。

  後來日子定了,十二日喪禮,十三日一早出殯,正是我兩次行程一來一走的一天半空檔,好像天意。

  照查先生意願,後事不欲打擾太多人,所以喪禮只在熟悉的親朋之間,以私人形式舉行。香港文化博物館則在「金庸館」準備了弔唁冊,好讓喜愛查先生的市民在冊上簽名留言,向他作最後致敬。查先生的「明河社」也印製了一批紀念冊,供市民索取,惟數量有限,先到先得。

  前兩天,在「明河社」查先生的辦公室裏為紀念冊選照片,照片眾多,邊選邊看,看到各個時期的查先生,有的照片是些嚴肅場合拍的,有的照片是旅行各地時拍的,有跟人一起拍的,有跟動物一起拍的,於是跟查先生合影的,除了人,還有大象有老虎有熊貓,很是有趣。

           在一本相簿裏,看到倪匡兄移民美國前我們一起去日本旅行的照片,行程由蔡瀾兄安排,大家穿了和服坐在溫泉酒店的榻榻米上吃懷石料理。時為一九九一年,四分之一世紀前的事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