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調時差

  坐長途機最好是午夜起飛的航班,比如像這次飛南非開普敦,午夜起飛,吃完一頓消夜,看一場電影,已是凌晨三四點,然後睡覺,如果睡得着,可睡八小時,醒來吃早餐,再過一個多小時,到達目地。當地時間為早上八點,人也睡醒了,沒甚麼時差,可馬上正常旅行。所以飛歐洲,飛澳洲,我都喜歡午夜起飛的航班,睡醒一覺抵達,一點不耽誤事情,並且不容易有時差。

  反之,要是白天起飛的長途航班,就沒那麼順暢了。這次從南非的約翰尼斯堡飛回香港,中午十二點半起飛,航程十二小時。如果以過慣了當地時間來算,也就是南非時間午夜十二點半抵港。從中午到午夜,這十二個小時是特別清醒的,即使機艙把窗的遮光板都關上,把燈熄了扮深夜,人也不容易因此而入睡。這十二個小時,幾乎眼睜睜度過。

  然後抵達香港,因為時差,香港是早上七點半,一天剛剛開始,但你已經有十六七個小時沒有睡了。如此要捱過一天,捱到晚上才上牀睡覺就非常辛苦,若是下了飛機回家馬上就睡,睡到下午夠鐘,精神奕奕,到了晚上便睡不着了,這樣時差調不過來,一天昏昏沉沉。

  對於時差,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反應,由於生理時鐘不一樣,有的人要一星期才可以調回來,我則最多一天就搞掂,這也是習慣晚睡的好處,我平時的作息時間,幾乎就跟歐洲時段差不多,所以飛出去,也就沒甚麼時差要調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