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與飛蚊共存

  去年中從以色列回港,下了飛機坐車回家,途中發現眼前有飛舞的一群黑點,就此得了飛蚊症。

  飛蚊症問題可大可小,大起來可令視網膜剝落,幸好我不算那種,但得了飛蚊症是非常討厭的事情,醫生說沒甚麼特別的方法可以醫治,有時候會自動痊瘉,否則,須到年紀老了,眼球的啫喱體變成了水,飛蚊症會自動消失。不然的話,你就得與它共存。

  於是我就跟飛蚊症共存了一年多。眼前總是有黑點飄過,起初會以為有蚊子,隨手就抓,撲空後才知道那不是飛蚊,而是自己的飛蚊症。久而久之,即使真有蚊子飛過都不會去抓。沒有蚊子抓蚊子,有了蚊子不會抓這就是飛蚊症帶來的困惑。

  這也是要慢慢適應的事情,畢竟眼前有許多黑點黑影飛來飛去。起初不勝其煩,慢慢則覺得干擾沒那麼嚴重了。習慣勢力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威力,起碼與飛蚊共存的日子稍稍好過起來。

  習慣勢力是世界上最強的勢力,好習慣如此,壞習慣也如此。我當然懷念眼前一片澄清的日子,但起來現在有了「既來之,則安之」的心境。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