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野味

  在南非為年初二的旅行團尋找餐廳的時候,聽說當地有一種被中國人起名的「百獸宴」,馬上耍手擰頭。

  「百獸宴」,顧名思義就是吃非洲野味。據說是烤各種各樣的動物肉,侍應為食客端上烤肉的時候會逐一介紹,這是斑馬,這是水牛,這是羚牛,這是羚羊,這是鱷魚,大概如此,食客都變了獅子和土狗了。

  這就自然想起廣西人。

  廣西人是中國人裏最喜歡吃野味的,你去廣西,當地人請你吃飯,一煲湯裏,又是蛇又是蜥蜴,東西愈撈愈多,外地人往往大驚失色。有一次去桂林,從飛機場出來往市區走,經過一個貌似動物園的地方,司機告訴我,說裏面是有動物看,也有野味吃。

  我小時候在南寧短暫生活過,印像最深的是當地的菜市場,從雞鴨貓狗到田鼠、兔子、烏龜、蛇、蛤蟆,林林總總,也像個動物園,買回去都殺來吃。有些狗太小,買回去先養,養大了再殺,狗有靈性,知道大難臨頭,躲在牀底下哀鳴,結果還是被拖出來,難逃一劫。

  想到這些,你說我還有甚麼胃口去討論那個「百獸宴」。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