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最危險的動物

  半夜在家寫稿,毛兒子拖肥在一邊睡覺,看他睡得舒服,用手輕輕摸他。

  貓狗睡覺,你若去摸他,他馬上會醒覺跳起,但拖肥則只是眨了一下眼皮,由得我用手指在他身上輕掃,紋絲不動。這不是他遲鈍,而是出於一份信任。他知道我在他身邊,便毫無防備之心,突然有隻手摸到身上也不驚恐,照睡如儀,且睡得更甜。

  動物對人的信任,比人對人的信任純真簡單得多,他知道你對他好,便一心一意信賴你,信賴得義無反顧。要是換了人,那會疑惑得多。

  人跟人之間的信任要經過很長的時間才會建立,過程複雜,變數也多,不少人互相信任了許多年之後,卻又突生變故,發現原來信錯了人。這種事情常常發生,便令人的戒心愈來愈重,愈來愈不信人,人與人之間真正的信任愈發難能可貴。這也是為甚麼我看見拖肥這麼信任我而深有感觸。

  前些日子在南非的國家公園裏看野生動物,同行的朋友問甚麼動物最危險,我衝口而出說人最危險。這也是事實。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