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害群之馬

  最近有三個內地來的小朋友跟我投訴香港的士司機。

  一個小朋友晚上從尖沙咀海港城坐的士過海到灣仔,過海不塞車,坐了三百多港元,事後一打聽,才知道遇上黑的。另一個小朋友是深圳衞視的導演,在港拍節目,那天在中環蘭桂坊附近上車,坐了大約三百米距離,的士錶已跳到五十六港元,發覺不對叫停,報警求助,警察來了,要回差館錄口供,但拍攝在進行中,沒有時間折騰,只好作罷,不了了之。還有個小朋友住灣仔皇悅酒店,從會展中心坐車回酒店,一路講電話聯繫工作,到了酒店下車,掏出一張五百元給司機,司機找了錢塞過來,她一邊講電話,一邊匆匆下車,進了酒店才發現手裏揑着的都是找回來的十元二十元紙幣,那司機五百元當一百元找給她。

  我跟他們說,我在香港幾乎天天坐的士,但碰到的司機都很好,所以一直不覺得有問題,每次聽朋友投訴的士司機也沒有切身體會,還時時幫的士司機說好話。直到有一次跟董橋兄晚上在廣東道海港城門口找的士,那裏排着一排的士,司機的臉色都像在等着做大生意,見到香港人截的士,睬都不睬,態度惡劣。那時才想起為甚麼有那麼多人投訴。

  如今一個星期之中竟有三個內地小朋友說香港的士司機不老實,看來不像是個別事件,這種風氣,不但會坑害遊客,也毀了許許多多好司機的聲譽,若這一類害群之馬不斷增加,劣幣驅逐良幣,香港的士行業名聲遲早有一天被他們敗壞,那就對誰都沒有好處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