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和阿庭吃飯

     張堅庭約我吃飯,去了銅鑼灣希雲街的日本餐廳「旭」。點好了菜,阿庭掏出一封利是給我,說知道我十二月七日要開畫展,預祝我展出成功,哈哈,這種事情只有長輩才做的,不料阿庭都會做,真是好朋友啊!

  阿庭給我利是的時候笑說:不是帛金。我聽了便笑。這是我們倆之間的默契,事緣有一次聊天的時候說到死人送帛金,覺得人都死了,收了帛金也不知道,很不實惠。於是我們決定互相請對方吃一頓飯,飯錢權當帛金,在生時實實惠惠吃掉,以後不管誰走了,互不相欠,不用再送帛金了。

  相信有些人看我這麼寫,一定啋啋連聲,以為大不吉利,那不過是看不透想不通而已,等看透想通了,自然明白道理。

  近來有人跟我訂畫,他們把自己和某一樣食物的故事告訴我,我幫他們寫畫出來。我跟阿庭說,你把你跟老婆的食物故事告訴我,幫你也畫一幅。當天下午收到他的短訊:「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第一次約她在凱悅酒店午餐,她點了海南雞飯,我點了印尼炒飯,她吃光了,我也不示弱。」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