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只看見一個「錢」字

  網上有篇文章,說中國書畫的升值潛力。文章中刊登了一批北京「榮寶齋」幾十年的單據,許多大畫家如齊白石、李可染、黃冑、李若禪、黃賓虹等當年的畫價都曝了光,那些作品,有的幾元人民幣一幅,有的幾十元一幅,中間還夾雜着許多趣事,比如黃賓虹五十年代在上海開畫展,一元一幅,卻沒人要,最後翻譯家傅雷買了一幅,黃賓虹高興得不得了,送了一堆畫給傅雷。

  二○一七年,黃賓虹一幅《黃山湯口》在嘉德拍賣成交價加佣金價值3.45億人民幣。一九八一年,有人花了人民幣二十萬,從歷史博物館一下子買了九千張名畫家的畫,這些畫家包括齊白石、張大千、李可染、吳作人等,放到今天,總值幾十億。當然,當年的二十萬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但即使是當時一個中國工人的工資,也是可以買兩幅大畫家作品的。

  這篇文章說的藝術有價,但通篇看完,腦子裏只記得一個「錢」字,忘了這些名家之作可以如何陶冶性情,如何令人愉悅。由此想到文中提及那個用二十萬買了九千幅名畫的人叫許化遲,他父親是名畫家許麟廬,家中藏畫甚豐,在他死後,家中子女為了這些畫打官司爭產爭得六親不認。這類事情在大藝術家和收藏家身上經常發生,他們的名作和收藏,原本是藝壇美事,結果卻成兄弟鬩牆的禍事,那就是因為到了最後,眼睛都只看見了名畫的一個「錢」字,而不見一個「美」字,結果美畫就把人都搞醜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