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都在南半球

  昨天說七年前在南極過年,今天我則在南非過年。雖是一字之差,眼前的景色卻大異其趣。

  一邊是冰天雪地,一邊是滿目蒼翠,但也有個共同點,那就是南極南非現在都是夏天。

  南非夏天當然很熱,本來上飛機前還在擔心帶了太厚的衣服累贅,不料香港今年也是個「熱年」,氣溫高得花市中的水仙花都提早綻放,在花市裏開出一片花海,弄得花農要提前減價促銷。我家的水仙也是在年卅下午就拚命開放了,那天陽光燦爛,連忙把水仙移到陰涼處,不然給陽光一曬,水仙會突然拔高,家裏頓時就像養了一盆開花的大蔥。

  說了南極到南非,有些巧合也是挺好玩的。南半球還有一個地方我也很喜歡的,那就是澳洲,尤其是墨爾本,更是一個舒適漂亮的城市,也有好幾個春節是在那裏過的。

  墨爾本白天晚上溫差極大,白天太陽底下像在南非,晚上颳起風來像在南極,現在人在南非,想想這些,真的很有趣。人生幸與不幸,重在有趣無趣,多找些有趣,日子便好過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