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搞的多,懂的少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應該是喜歡搞政治的人可以搞政治,不喜歡搞政治的人可以不搞政治;搞政治的人有沒有好日子過不關人事,不搞政治的人應該可以過不受政治打擾的安樂日子。

  我說的是正常的社會,但現在這樣的社會愈來愈少。且不說從來就是凡事都要表明立場,政治正確的中國內地;也不說今天凡事都要表明立場,政治正確的歐美。只說本來沒有多少人懂政治講政治的香港,如今也好像不講政治不時髦一樣。

  如今喜歡講政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但真正懂政治的依然沒有多少,這也就構成了群眾運動的基礎。所謂的民主派也好,所謂的建制派也好,沒有幾個人說得清令人信服的政治理念,說出來的願景也沒人——當然是有見識的人——相信他們有本事達成,由此就可以知道人云亦云者眾多。人云亦云,就是趕時髦。但如果趕時裝時髦最多損失銀両;趕政治時髦,很可能損失人生。我見過太多被政治毁掉的人生,其中有些是被害的,有些是活該的。活該的那些,許多都由趕時髦講政治開始,日漸齷齪到搞臭搞死自己終結。

  這麼說無意貶損喜歡搞政治的人,因我連他們的死活都不關心,也就不會浪費精神去貶損他們。我只是不想香港也變成一個一定要被政治糾纏的地方,而香港,今天正愈來愈被政治糾纏;糾纏的,卻又是那麼多不懂政治的人。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