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沒得「欲斷魂」

  清明節一反常態,陽光明媚。

  陽光明媚的清明節就不像清明節了。

  這麼說好像沒有根據也沒有邏輯,只是根據和邏輯都是理性的,清明節不可是陽光明媚是感性的。怎麼會有這樣的感性呢?那都是杜牧惹的事。中國人,即使不知道杜牧,總也知道或者聽過他那首清明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就因為這一首詩,令人覺得清明節如果不是「雨紛紛」,就不是清明節了。

  可見,感性和理性,前者常常佔上風,同一件事情,感情用事的機會比理性處理來得大,這也所以如果有個可以理性處理事件的人,這個人常常會被眾人推為領導,因為眾人都感情用事。難得來一個理性強的人,這個人就是稀罕人才了。

  理性告訴我們,天氣總不會一成不變,清明節不一定非是雨紛紛,也可以有艷陽天的。但感性告訴我們,清明節就是要雨紛紛才夠意思才像樣的,因為陽光明媚,人就神清氣朗,雨紛紛了,才「欲斷魂」,清明拜山「欲斷魂」才符合劇情需要,神清氣朗,開派對嗎?

  因此之故,清明節陽光明媚,不但讓人掃興,還令人生氣,因為入不了「欲斷」的戲,有點對不住先人。先人要是因此怪罪,後人能賴太陽出得不是時候嗎?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