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今年第一殺

  天熱了,蚊子也來了。這天晚上坐在沙發上寫寫稿,眼前一花,有蚊飛過,我卻沒打。

  這就是眼睛得了飛蚊症的後遺症,開始的時候,總覺得眼前有蚊飛過,隨手就打,打來打去,都是假像。後來就習慣了,真的有蚊來了也不去打。真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直到真的給蚊子叮了,癢了,才醒起有蚊要打。

  這天便是這樣,那蚊在眼前飛過兩次沒去打,真到牠在腳腕處叮了一口,才知狼真的來了,這才認真對付,一巴拍死。

  這也是今年打死的第一隻蚊子,牠的犧牲也令我驚覺起來,連忙把紗窗裝了起來。現在的紗窗也真是方便,師傅到家裏量好了鋁窗的尺寸,然後訂造帶磁鐵的紗窗,要用的時候,往鋁窗上一扣就好,擋蚊擋蟲,空氣流通,非常好用。

  天當然不會就此熱的,因為端午還沒到,有道食過端午糭,還要凍三凍。前兩天上海本來氣溫已達三十度,比香港還熱,但突然下了一天像大小便失禁一樣的暴雨,氣溫驟降,朋友晚上出街,竟又要穿起棉毛褲。由此可見,待那道冷空氣南下之後,我又有些日子見到眼前有蚊飛過而不用打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