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中午在陸羽

  在陸羽飲茶總能碰到許多朋友,有些朋友是熟客,幾乎天天都在,有些則因為是熟客的朋友,不期而過,有些是許久不見的朋友,想要碰見,到陸羽飲餐茶,碰上的機率很大,所以要想碰見熟人,去陸羽飲茶,很可能就遇上了。當然,欠人錢的人一般不敢在陸羽露面,因為隨時碰到債主。那裏也是生活中的一個圈子,歷盡時代變遷,跟老舍的《茶館》有異曲同工之妙,結局應該好得多。

  於是陸羽就很熱鬧,中午時份人聲鼎沸,桌跟桌之間常常對話,隔着一張桌子也會招呼問候,有時一個人先走,順便幫旁邊那桌埋了單,旁邊一桌人轟然道謝。店堂裏的裝修除了木頭就是石頭,沒有吸音設施,聲音就在空氣中撞來撞去,默默飲茶者稀,每一桌都在高談闊論,老實說也真是吵得一塌糊塗,說話聲音小一點都聽不到,飲完茶出來喉嚨痛,喝多少六安好茶都補不回。

  但熟客好的也是這點氣氛,嘈雜中都是人情味。茶樓分三層,每一層都有固定熟客,走錯一層,即使是老夥計都顯得生疏。於是茶客都好像霸有自己的地盤。遊客當然是例外,走到哪層算哪層,他們吃的是旅遊推介,匆匆而來,急急而去,沒有老茶客的優遊,但這也想吃哪也想試,花的錢比老茶客多。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