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素雅的妙處

  潘敦老弟從上海寄來他為台北書畫展覽出的畫冊,書畫展名為《二十四橋明月夜》,在台北畫廊「松蔭藝術」舉行,我不得空,去不了,便在香港看畫冊。畫冊封面上董橋題的字,陳如冬淡墨畫的橋上仕女。那畫也叫《二十四橋明月夜》。裏面有董橋、趙珩、白謙慎、陸灝等諸家的書法,還有陳如冬和顧靜的畫,文人氣息躍然紙上,有一股超脫凡塵的素雅,初看淡然,細看悠然,愈看愈有韻味,這便是「濃盡必枯,淡者屢深」的道理。

  素雅的品味,要經時日才能培養出來的,之前或許要經歷許多濃烈,試過幾許激情,漸漸品味提升,鉛華洗盡,方才體味到淡雅的雋永。

  這也有點像味覺,真要嚐遍珍饈百味,吃盡鹹甜苦辣,返璞歸真,慢慢才能在清淡之中嚼出菜根香。也就是說,要好日子過長久了,才能體會清淡素雅的妙處。這當然也看個人修為,這樣的道理,若是跟只覺得麻辣燙好吃的人是說不通的。便如跟嚮往拋頭顱灑熱血的人說好好過日子一樣,要碰一鼻子灰的。

  那也沒關係,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喜歡甚麼都是人權,只要不妨礙別人就好。而喜歡素雅的人,妨礙別人的機率總會比喜歡熱烈的人少。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