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香港豬事

  菲傭出去買菜,回來說買不到豬肉,不但買不到豬肉,連豬肉舖都沒有開。

  我告訴她,豬肉舖沒開是因為沒有豬肉可賣。她問我是哪裏出了毛病,我說毛病出在非洲。

  這真是一個非常奇幻而曲折的故事,非洲離香港那麼遠,但非洲豬瘟傳到俄羅斯,俄羅斯傳到中國東北,中國東北傳到廣東,廣東傳到香港,一帶一路,坐高鐵一樣。世界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小到好像跟非洲人在一個鍋裏煮豬肉吃。

  據說非洲是人類發源地,人都是從那裏出來的,所以,根據英國旗譜專家調查研究,連高貴的英女皇其實都有非洲血統,可見非洲基因強勁,如今非洲豬瘟遠渡重洋,經數萬里輾轉而來,也真是在劫難逃。

  在劫難逃的是豬。明明是中國豬從來沒離開過家鄉,卻得了非洲病。得病的是一隻豬,卻有五千九百九十九隻陪葬。雖說毅然赴死本來就是豬的命運,但如此死法則也悲壯了一些。靠豬肉營生的人也經了一劫,吃了一場驚嚇。本地養豬的和殺豬的商會還吵了起來,殺豬的說養豬的供應不足,不足以開刀殺豬。養豬的卻斥殺豬的胡說八道,說每天可以供應一千隻活豬。也不知應該聽誰的,倒是本地活豬因此而多活了些天數。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