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說出來都沒人信

  因為非洲豬瘟光臨香港,香港人好幾天吃不到豬肉。我便多口跟我家大婆說,幾天不吃豬肉竟也沒有覺得難受,乾脆戒掉算了。大婆聞言翻我一個白眼說,你能戒豬肉?我便不響了。

  有些朋友許願,要戒一樣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有的戒牛肉,有的戒大閘蟹。但凡聽到人這麼做,我就想,如果有天我也許願,要戒一樣最喜歡的食物,那必定是豬肉了。如果要令我戒食豬肉了,那必定是許了一個極重要的願了。那極可能是人生發生了重大變化。

  豬肉對我之重要,絕對是因為小時候的經歷,那是個豬肉跟富裕畫等號的年代,一家人日子過得好不好,能不能時時吃肉是一項重要標準。誰家飯桌上可以大塊吃肉,誰就是有錢人。

  不要說老百姓,就像毛澤東,那時候還說多吃豬肉可以補腦子,豬肉竟是中南海保健品,地位崇高得無與倫比。

  所以我對豬肉實在感情深厚,還出過一本書叫作《生命中的紅燒肉》。如此一隻食肉獸說要戒豬肉,難怪做了幾十年夫妻的大婆都不相信啦!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