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獵影

  黃山之行,拍了幾百張照片,平均一天兩百張,在數碼年代,應該算是很節制了。

  想想在菲林年代,膠卷一筒三十六張,用到盡,可以多偷拍一張,最多三十七張,幾百張照片,要帶多少膠卷在身邊?那時候,每按一下快門之前都做足準備,所以有「獵影」之稱,攝影如狩獵,快門如扳機,務必命中目標。那時候拍照,按下快門一剎那,心中會呼一聲「中」,然而這也是經驗,究竟中不中,還要等照片洗出來才知道。

  那時候,一趟旅行帶十筒八筒膠卷已覺得彈藥充足,若以開槍形容,都是單次射擊,哪像今天這樣亂槍狂掃。也因此,拍得好照片會特別興奮。那時候,沿途拍的每張照片都有記憶,沒得當時回放,拍到的影像都在腦子裏記着,再拿去黑房裏印證。若是再早一些,要靠自己的經驗來估算光圈和快門速度,那就是技巧加經驗,一點含糊不得。雖然已經用了四十年自動測光的相機,但這份肉眼測光的本事我倒是至今尚未生疏,碰到一些特殊的光線環境,棄自動用手動依然稱心如意。

  如今,拍照片不用考慮花費多少膠卷,但從前養成的「獵影」習慣,令我依然享受單次射擊,按下快門之際還有「中」這一下快感,所以每次拍回來的照片數量不算太多,到了後期電腦翻看的時候,也不至於花多眼亂。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