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黃山雪景

  黃山回來整理照片,看到上次在黃山拍的一批舊照,原來是二○○六年的事情,時光荏苒,已經過去十三年了。

  在黃山上有人問我上一次甚麼時候來的,我記不起具體日期,覺得反正很久了,就回答:十年前來過。人家聽了,也覺得很久了,誰知道,已經十三年。十三年,一個小孩子也可能成年了,在這種時候,你就會想,時間都到哪裏去了?

  這次到黃山因為天氣太過晴朗,萬里無雲,所以沒能看見雲海,但十三年前那次去,雖然陽光欠奉,雲海倒是遇到了。那次同行的朋友之中還有攝影家水禾田,我們一大早想出去拍日出,結果大霧繞山,四周一片迷濛,我跟阿水在山崖邊守候良久,一無所獲,只好在大霧中你拍我,我拍你,拍了不少柴娃娃照片自娛。所以,黃山上的雲海和日出日落都被我見過了,應該心足。看着前後十三年拍的照片,就想畫畫了。起初想畫的是黃山夏景,但這兩天香港溽暑悶濕,作畫的時候愈畫愈熱,心浮氣躁。

  於是就索性讓畫面飄起雪來,將夏景改成冬景。反正畫筆在我手中,我就是上帝,可呼風喚雨,可轉換季節,不一會,畫面上黃山雪景,看看頓時渾身清涼,濕熱消退,不開冷氣都很舒服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