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一片文竹

  我家養了一盆文竹,長得極不規則,前後左右亂竄,長短不齊,姿態不雅,遠看如一頭癲獅。

  文竹應該是姿態優雅的,長短有致,枝葉斯文,層層疊疊生長,如一片片綠雲展開,一盆放在屋角几上,如有陽光掩映,便會在白牆上照出一片廣影,襯在翠綠的文竹後面,真是屋雅何須大,有這一角裝飾,其味雋永,已令人久看不厭。

  於是我時常看我家那盆文竹,希望它可以長出秀氣,不失斯文。終於在這天,坐在沙發上寫稿,偶一抬頭,看到一個癲獅頭上,有一片翠綠平平長出,輕輕展開,細枝之上,如鋪着一片輕雲,翠綠平穩,緩緩鋪張,這一下,意思便到了。

  環境趣味就是如此,講究的也就是這一點意思。雖只是小小一片文竹,卻能帶出透心的清涼,令人養眼愜意。由此想起幾天在杭州山中閒走,樹木蒼勁,翠竹欲滴,各種層次的綠,一團團將人包圍,前呼後擁,遠到山巔,近在眼前,山巔的樹像一團團雲,深深淺淺,接到天邊。眼前竹葉上一串串掛着的水珠晶瑩剔透,天光明亮,表面也倒映出一個綠意盎意的宇宙。空氣清新,沁入心肺,漫步而走,鬥志渙散,不思人生目標,人卻愉悅得要命。

  時隔七日,如今坐在家裏沙發上,眼前只一片輕盈飄逸的文竹,便又把我帶回到杭州山中的濃蔭裏去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