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喝水

  天氣濕悶,兩個小時網球打下來,汗出如漿,渾身濕透,口乾舌燥,便從飲水機裏放了一杯清水,一口氣喝下,清甜沁肺。這時候若有一杯冰凍可樂或者冰凍啤酒當然更好,但就算一杯冷開水,也能喝出甘露來,可見人的需求到了極點,要求也回到了基本點。

  喝水的時候想起從前到人家裏作客,招待之物常常就是開水一杯。我小時候在上海就是這樣,去人家裏,不可能有汽水之類的飲料,大人小孩坐下來,一人倒一杯開水,有的還真是熱水瓶裏倒出來的,滾燙滾燙,一隻玻璃杯燙得只能拿着杯口,還時時要縮手,這杯水也就不能大口喝,只能邊吹邊啜。這樣喝水其實是解不了渴的,也不知喝來做甚麼,但主人家倒水招待,客人也不能嫌棄,於是賓主坐着聊天,客人縮着手指拿玻璃杯喝滾燙的白開水,說話時間久了,水涼了,才可以真喝起來,杯裏也就剩下半杯,幾口喝完,主人家見了,連忙提過熱水瓶,熱情再倒一杯,客人重新又吹又啜起來。

  那個年代就是這樣,一杯白開水都顯出盛情。當然也有泡茶的,但買得起好茶葉的人不多,許多人家裏只有茶葉末子,那是茶葉店的剩餘物資,完整的茶葉挑走之後,剩下的茶葉末子也有人要。用茶葉末子泡出來的茶當然也是滾燙的,茶末細碎得沉不下去,都浮在水面上,吹也吹不開,一啜就啜得一嘴一牙,水下肚了,茶末都在嘴裏黏着,於是又多了個動作,將嘴裏的葉末吐回杯裏去。如此賓主相對聊天,一邊說一邊啜一邊吐,說了半天,水乾了,主人殷勤加水,茶葉末子又全浮上來,又沾人一嘴一牙,水還是那麼燙,重新慢啜慢吐,一個下午就這麼過去,賓主盡歡。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