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三蝦麵

  每年初夏,河蝦的蝦子特別飽滿,蘇州的麵店就會將一隻河蝦分蝦腦、蝦子、蝦仁拆開,拆上一大堆,然後又三合一,用黃酒油鹽調味烹製,另用新鮮蝦子做成蝦子醬油,最後融進一碗麵裏,這碗麵,就是這個季節名滿江南的「三蝦麵」。

  這碗麵,論色,蝦仁雪白、蝦腦橘紅,蝦子烏黛,色彩悅目。論香,只要一倒進熱麵條裏,濃郁的香味便隨熱氣升起,引人垂涎。論味,那就更加不得了,天然食材,一點味精都不加,卻已經像上海人形容的一樣:「眉毛都鮮脫了。」真是集色香味之盛,因為有季節限制,河蝦子滿不過三個多星期,過期「三蝦」就少一蝦,所以這時節可以吃到「三蝦麵」,這口福也好像特別矜貴。

  這次去上海,老同學詒梁知道我好這一口,眼看時鮮季節已到尾聲,便一大早跟太太去街市採辦,回家剝蝦取腦採子,忙了一上午,中午禮成,在家中天台上置一小桌,又做了兩樣小菜,然後我們坐在天台上,飽覽上海弄堂風光,吃「三蝦麵」。

  詒梁太太在我那碗麵裏重手下料,吃到後來,只管蝦仁蝦腦蝦子當飯一樣撥來吃,鮮盈齒頰,肚滿腸肥。如此口福之樂,等閒哪裏可得,呵呵,可見我人品之好。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