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斷片

  烈日下暈倒網球場上,醒來恍如隔世,腦中一片空白。進醫院,照腦照心,心地很好,腦子也不壞,於是放心出院。

  出院後一直回憶那一段事發過程,卻像一段被洗掉的錄影內容,怎都想不起來。於是去問在場的朋友,由他們重組案情,聽完之後,依然茫無頭緒,這就叫失憶了。腦子裏這一段檔案,看來是永久被刪除了。但或許也有例外,那就不知多少年後,又會從記憶庫裏閃出來。這就像那天在網球場上醒來,朋友說我馬上打電話給老婆,但打極沒人接聽。一天之後,我翻查手機記錄,才發現打的是老婆十年前的手機號碼,那號碼早已停用,但這天卻從我失憶的腦海中閃了出來。這便是說,以為記不住的,不知哪天會突然跑到你面前。

  回想那一天,我記得開車到馬會網球場,在登記處拿了毛巾,以後再記得的事情,已經是在律敦治醫院轉去東區醫院的救護車上。連進律敦治醫院檢查,家人朋友探視都毫無記憶,這是真正的斷片。這樣或許也是好的,就像手機記憶卡爆滿的時候必須刪除一些內容來釋放容量空間。腦子也得釋放容量。要是腦子裏的記憶像電腦那樣有得選擇就好了,可以挑想記的留,不想記的刪,如此,腦子裏一定會清明許多。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