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貳臣」

  閒來無事,在家看明末清初書法家王鐸行書《題素漱剪裱冊》,筆走龍蛇,墨韻蒼勁,看得人心馳神往。

  王鐸在明朝官拜禮部尚書,東閣大學士,到了滿洲人入關,又做了清朝的官,還是禮部尚書,另加太子少保。所以至今他的介紹文字裏,總是撇不開「貳臣」一詞。因此就被傳統識見為一個沒有骨氣的人,與「不貳臣」相違,於是就有「正義之士」說他字如其人,人不好,字也有缺陷。缺陷在何處,卻又語焉不詳。就跟有人說趙孟頫身為宋室後代都在元朝做官,「貳臣」了,字也寫得沒骨氣一樣。如果不說人,光是看字,趙孟頫和王鐸的字卻是一流的,但硬把個人歷史問題扯進去混為一談,一手好字也就被主人連累了。

  好在到了今天,「貳臣」已沒甚麼人介意,比如轉工,許多人還嫌自己履歷表上做過的公司不夠多,似乎做得愈多公司愈有資格享受高薪厚職,至於官場,你看看香港特區政府裏,上至特首,下至普通職員,全是前朝遺精——遺留下來的「精英」——誰還在意「貳臣」?不是「二五仔」就得啦!

  趙孟頫和王鐸的字是非常好的,不然何來那麼多人收藏?只是即使是收藏之人,為了應酬所謂的世道人心,心雖喜之,但言若有憾,可惜是個貳臣!這就算表過態了。又或者,心嚮往之而又得不到人,也就以此排遣。

  藝術很實在,人心太複雜。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