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燒鵝之樂

  半夜下大雨,在家閒散,十分安逸,正好上海朋友來問些關於廣東燒鵝的事情,上網搜集了些資料給他,由此看到了一組色澤誘人的燒鵝照片,食慾頓起,但半夜三更哪裏有得吃,結果飢腸轆轆,吃了兩碗開水泡飯頂檔。

  於香港人而言,燒鵝應屬鄉愁之一,人在海外,或外遊歸港,若說起一碗燒鵝瀨粉,必可引出許多人的口水來。一隻燒鵝身上,最矜貴的兩隻鵝腿,兩隻鵝腿之中,又以左腿為貴中之貴,究其原因,據說是因為鵝睡覺時,以左腿獨立,是以左腿肌肉比右腿發達,肉質口感更佳。是耶非耶不得而知,然有人為顯老饕本色,叫燒鵝時會叫鵝腿,且特地吩咐:左髀。聞者皆報以會心微笑。老實說,給你隻右髀,分得出來嗎?

  四十年前,電視刻《上海灘》熱播,其中有一段情節,說呂良偉演的丁力還去閘北棚戶區探望母親陳立品,知道她喜歡吃燒鵝腿,特地買了一隻給她。看到熒幕上陳立品吃燒鵝腿,電視觀眾也會跟着吞一啖口水。

  其實江南人多吃鴨而少食鵝,尤其閘北貧民區裏的居民,哪裏曉得甚麼燒鵝腿。可見這一段情節乃香港電視台編劇想當然之作,雖不合情理,卻令人記到今天。

  香港燒鵝店眾多,從深井到中環,所謂名店不少,然我心頭之好,依然是史丹利街的「一樂燒鵝」,吃過一樂燒鵝,便不作他想了。只是幫襯了那麼久,從沒想過扮嘢叫隻左髀,下次試試,看看分不分得出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