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熱

  香港三十二度的天氣已經報「酷熱」了,歐洲回來的朋友說連瑞士都近四十度,但因為天氣乾燥,感覺還好。這就像上一次六月份去以色列,在猶大曠野拍電視節目片,陰涼處都有四十七度,但乾燥,汗一出來就蒸發了,乾爽之下,好像沒那麼熱。但是後來到了柬埔寨吳哥窟,那就又濕又熱,只要走到室外,身上無一刻是乾的,那次也是拍電視片,渾身濕透,人像水裏撈起來一樣,是鏡頭前最狼狽的一次。

  回頭說香港「酷熱」,若跟上海北京的夏天比就不算了。在香港,攝氏三十三四度好像已熱到頂了,但上海、北京三十九度九時常會出現,為甚麼只會三十九度九,就沒到四十度呢:因為中國勞工法規定,到了四十度工廠就要停工的,所以報來報去都是三十九度幾,實際上,早過四十度了。

  要是到了重慶,四十多度的天氣可維持一個月,一到傍晚下班,滿街都是赤膊男,下着西褲皮鞋,手裏拎着襯衣西裝和領帶,全是辦公大樓湧出來的上班族,一下班就自我解放了。

  這也叫實在熱得不行。沿長江直下,武漢、南京等地都是火爐,杭州也是火爐,一整個夏季都要受煎熬,不到立秋,想吹陣涼風都難。與之相比,香港的夏天,很怡人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