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印度代母

  在電視中看到一個波蘭人拍的關於印度代母的紀錄片。原來在印度,女人幫不能生育的夫婦做代母是很普遍的事情,她們的客人除了印度本土,也來自世界各地。

  都是貧窮婦女,條件是要生育過。她們有經紀公司,紀錄片拍的是一個女醫生主理的代母中心,女醫生接一單生意收二萬二千美金,代母可收八千。

  八千美金,是許多印度窮人十年都賺不到的數目。她們借出自己的子宮,讓一顆陌生的受精卵在裏面棲息十個月。

  賺到的錢有的用於自己孩子的教育或者婚禮,也有的家裏蓋房子,從某一個角度來講,她們的子宮也為別人的孩子提供了一所「房子」,最後用「房子」換房子。這些代母都來自貧窮鄉下,那個女醫生像教母一樣管着她們,一群大肚婆懷着別人的孩子,困在簡陋的待產中心裏,十幾個人擠一間房間,不能隨便出外行走,吃喝拉撒都在一小幢平房裏,等待孩子出世。孩子生出來後,就跟她們沒有關係的,跟她們有關係的,就是那八千美金。

  那裏的衞生情況很差,大肚婆待產的屋子外面遍地垃圾,孩子出世後磅重的那個磅比香港街市裏磅豬肉、牛肉的磅還要不堪。看到這些我不禁代入那些孩子父母的位置想了一下,他們應該都是些經濟條件不錯的家庭,自己的孩子在這樣的環境孕育出世,會是甚麼感受?傳宗接代真的這麼重要?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多看看,會知道自己有甚麼,缺甚麼?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