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容人喜歡灰

  老方住元朗,在中環上班,那天早上傳短訊給我,問應該穿白衫還是穿黑衫?我說你乾脆找一件黑白間條的,把自己穿成一隻斑馬好了。這樣即使有人看不順眼,但一時分不清敵我,怕傷了同類,忍一忍手,你就安全了。除此之外,則穿件灰衫,誰都不能說你錯吧。

  中國水墨畫有「墨分五色」之說,黑白攝影,也有「灰有十度」的講究。「墨分五色」也好,「灰有十度」也罷,說的都是即使黑白世界,也有許多層次,不是非黑即白的。藝術上的層次如此,生活中的層次也一樣,如此日子才能過得豐富像樣。如果你的生活中沒有灰色的層次,非黑即白,那日子必定過得像在刀刃上,你把別人置在刀刃上,也把自己置在刀刃上,非友即敵,毫無緩衝,毫無過渡地帶,只有黑白沒有灰,那自然是跟人過不去,也跟自己過不去。

  如今香港警民對峙,互相仇視。但整天罵「黑警」的人遇到三長兩短,還報不報警?警察把自己置於市民對立面,但下班脫下制服之後也不過是個普通市民,出去見人會友,人家問你做哪一行,突然支支吾吾,本來是捉賊的人,倒像做賊一樣心虛,豈不也尷尬得要命?

  這就是黑白之間必須要有灰色的重要之處,一幅畫只有分明的黑白是不好看的,一個人只懂黑白是不夠的,推而廣之,一個社會若只分黑白,不容其他色彩層次,連穿件甚麼顏色的衣服都要顧忌,這個社會也就無法再讓人好好過日子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