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可惡的形勢

  元朗「白衣人」突然之間出了名,接下來就看警方怎麼行動了。

  以前我們看泰國新聞,有「紅衫軍」、「黃衫軍」之分,不料一向太平的香港,現在竟也分了「黑衣人」跟「白衣人」。這天看電視時事節目,有元朗村民打電話爆料,說村長一早跟他們說,星期天出街要穿白衣,不然被人打錯就沒仇報了。第二天,住在元朗但在中環上班的朋友在短訊中說,早上上班,不知穿白衣還是黑衣好。我說穿灰衣算了,他說前一晚,白衣人看到穿灰衣的也打,我說那你把自己穿成黑白相間的斑馬算了,誰都不知道你是黑是白,都不會打你的。

  香港就這樣變成一個非黑即白的城市。

  非黑即白,是標誌上的區別,最後也成了一個概念,變成了兩種態度的顯示,碰在一起,隨時會撞出大事。這種將社會生態分成兩派的事情,五十年前在中國流行過,那就是「文革」,「文革期間」說甚麼都非黑即白,非友即敵,不是自己陣營的人走不到一起,說不到一起,隨時兵戈相見。 那是極可惡的一個時代,人的腦子都像進水一樣,只認派,不認人,多少老友甚至夫妻子女反目相向,為此,就是這種非黑即白的見識。歷史的教訓很沉痛,如果想避免,那在動手之前就要三思,不然就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