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洪流之外

  中國「文革」期間,大部份人分成了兩派,一派叫作「造反派」,一派叫作「保皇派」,兩派人都堅持自己的見識和主張,互鬥得天地變色。

  但是,在這勢不兩立的兩派人之外,還有一小部份人,對兩派的激情都看得很淡,不想伸一隻腳去湊熱鬧,只想在紛亂的世道中過一點可以自主的日子。這些人,便偏離了革命洪流,在盡可能的情況下,過自己的日子。要知道,在革命洪流洶湧澎湃的時候,想要過點自己想過的日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並且還需要勇氣的,比「造反派」和「保皇派」難做得多的。還要難做到的。

  這些人,在當時就變了第三派,叫作「逍遙派」。

  「逍遙派」並不是逃避現實,而是看透了政治現實,看透了政客們的本質,在瘋狂的年代裏,保持頭腦清醒,從而看到了生活的真諦。他們遊山玩水,享受自然之美,玩攝影玩美術玩音樂玩古董,研究各種被革命者不屑的生活細碎,非常「小資產階級情調」,跟大形勢格格不入,好在大形勢太過澎湃,無暇去管他們,以致許多細緻的生活情趣在他們手上被保留了下來。

  在洪流消退之後,人們從激情中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被蹉跎人生,一窮二白。反倒是那些沒有投入革命洪流的「逍遙派」,非但沒有「玩物喪志」還在熊熊烈火中,搶救了文化,其中不少人逍遙出大成就,成了今天各個領域中的大師。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