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香港公園

  這天跟大婆和我妹妹在太古廣場喝完下午茶,妹妹說想去我住的酒店看看拖肥,於是就穿過香格里拉酒店,上了法院道,信步走進香港公園,慢慢往我住的Murray酒店走去。

  走進香港公園,妹妹說她從來沒來過,我說怎麼會呢,你的婚紗照還是我幫你在裏面的茶道博物館拍的。她說是這裏嗎?這才想起她已移居新加坡三十年,她走的時候,這裏不是今天這般模樣。其實我也不知有多少年沒來香港公園了,即使來,大多也是在公園門口那家泰國餐廳吃飯,吃完飯就走,若是要追溯真正在裏面「行公園」,大概也是二十多年的事了。這也是同一個城市裏經常發生的事情,一個地方雖然離你家不遠,但不知怎麼一來,你就好像跟它老死不相往來一樣,忘得一乾二淨了。

  這天特意放慢了腳步走到公園裏,四周樹木葱鬱,魚池裏的烏龜又肥又大,成群結隊游在錦鯉之中,這些烏龜在那裏可能也活了幾十年,以前見的時候不過銀元大小,如今都是一隻隻小臉盆了。樹林裏有許多白鸚鵡,停在樹梢上,映在夕陽中,把一片樹林割成了一幅幅美麗的畫面,特別耀眼。荷花池裏還剩下些未謝的荷花,零仃俏立,與旁邊伸出來的蓮蓬好似相對無語,又像有說不盡的話。我跟走在旁邊的大婆說,這麼好的地方,在清晨一定更漂亮,明天早上六點鐘再看看。大婆白我一眼說,六點鐘你起得來嗎?我就不響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