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不言論也是自由

  在酒店住了九天,家裏的小裝修也搞掂了。這天早上起來收捨,中午退房,打道回府。這還是第一次在香港住這麼長時間的酒店,倒像是度了一個假,天天在酒店出入,帶着拖肥到處走,跟員工們朝夕見面,變得像熟人一樣,打個招呼也特別親切。在香港人際關係因為政見之爭空前緊張的時候,這麼和善的環境真的教人珍惜。

  住在酒店裏,一日三餐,有時在酒店吃,有時開車去附近買外賣,中環多好食肆,不愁沒有好吃的。只是大多食肆不能帶狗共餐,所以就去買外賣,住了九天,常常在客房開餐,好在地方都不遠,買回來的菜都熱乎乎,不失水準。

  臨走前一晚,傍晚打完網球回酒店,晚飯時間卻又不餓,便跟大婆帶着拖肥出門,穿過花園道慢慢蹓躂,不一會到了蘭桂坊,路上碰到熟人,笑說我帶着毛兒子來夜蒲。這天不是周末,但蘭桂坊人也不算少,摸着酒杯底聊天的人都顯得挺自在,但在不遠處的遮打花園則正在集會。這也是香港的好處,不一定要大家做同一件事。

  同一件事,你可以做可以不做。就像黃霑以前說過,香港有言論自由,也有不言論的自由,沒人可以逼你。這也是香港至今為止彌足珍貴之處,希望可以保持下去。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