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紀律

  每天寫完了所有的稿,就是我的輕鬆時刻了。

  寫稿不是難事,但交稿是紀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管寒暑,不管情緒,神清目朗或頭昏腦脹,清閒無事或俗務纏身,無論如何,稿不能脫,一定要寫的。寫了幾十年,沒斷過稿,與其說已成了習慣,不如說視交稿為紀律。

  寫稿的人要自律,若不自律便會脫稿,我做過編輯,知道等稿催稿的痛苦,所以我一答應了報紙寫稿,就堅持不讓我的編輯為等我的稿而痛苦,一定在截稿前交稿,這樣自律了近四十年,你以為我習慣了?其實不然,習慣了就不叫紀律了。

  守紀律比做難事更難。猶其是嚮往無拘無束的人。平時我再如何無拘無束,到時到候就要悄然引退,找一個地方坐下來把稿寫了。因此,也就像文首寫的,每天把稿寫完了,輕鬆寫意的時候就到了,時間好像全部屬於自己的,可以隨心所欲了。於是有時候便覺得自己是一隻風箏,滿世界飛,但總有一條線牽着,到時到候一扯,就是寫稿時間,年中無休。這就叫紀律。寫稿人的紀律。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