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時令

  女兒加班,大婆有飯局,一人在家吃晚飯。菲傭端上飯菜:西洋菜南北杏煲豬展、清炒豆苖、鹹肉蒸竹笋。她知道我喜歡吃笋,尤其是春笋、冬笋,見到就會買,然後用來煮醃篤鮮湯,或者跟上海鹹肉一起蒸。曾經有一次夏天買了笋回來做醃篤鮮湯,我一喝就知道錯買了台灣那種「沙律笋」,那種笋毫無笋鮮,淡而無味且多水份,用來煮湯,可令一鍋湯都「水」毀掉,告訴給菲傭之後,她就留心起來,以後,就非「正確笋」不買了。只是如今霜降剛過,天還不算太冷,竟給她買到冬笋,也是奇事,無論如何,是嚐鮮了。

  寫稿寫到此處,門鈴響了,有朋友送來一袋禮物,打開一看,一盒「奇華切肉臘腸」,一盒「奇華鮮鴨膶腸」,盒子上有一個砂煲圖案,令人看了如見炭火煲仔飯,頓時就覺得從窗外吹進來的風,也特別涼一點了。冬天好像來了。

  其實不用孔夫子說甚麼「不時不食」,每個季節要吃些甚麼,生活習慣會自然提醒,習慣之後,看到甚麼食物就想起甚麼季節,連帶着那個季節的氣候溫度好像也突然降溫了。如此想來,我這天在飯桌上吃到冬笋,也應該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