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併購拆局——劉鑾雄冷手執個熱煎堆

       市場千變萬化,正當馮氏家族、李氏家族及愛美高三方劍拔弩張要控制華置(127)之際,曾誓言旦旦要奪回華置話事權的李福樹、李福慶等李氏家族成員,突然於4月18日宣佈放棄爭奪華置,李氏家族與馮永祥組合之巴仙拿公司,把持有35.8%之華置股權,以每股作價18元,悉數轉售給愛美高。巿場原先以為可能是渾水摸魚之愛美高,搖身一變,成為狙擊戰主角,三雄對峙局面變作二龍爭珠。

      何解李家突然退出爭奪,主要是考慮到這一仗必曠日持久,且須動用龐大資金亦未必獲勝。另外,對愛美高的出價亦滿意,倒不如獲利套現離場。更何況李氏家族手上有的是上市公司,多一間少一間,也不會影響家族在香港的社會地位。

      愛美高承受李家35.8%華置股權後,劉鑾雄鍥而不捨,繼續出招,以同樣價錢,向另外的股東購入7%華置股權,合共持有42.8%股權,穩坐釣魚船。有小道消息指,此7%華置股權乃購自馮家有關人士,是耶非耶,人言人殊。

      愛美高突橫空殺出

      且說愛美高橫空殺出,來勢洶洶,馮氏家族難以安枕,轄屬之司馬高公司宣佈,把華置收購價提高至每股18.5元,並隨即在市場大手吸納,持股達26.55%。居此形勢,巿場以為劉鑾雄會有反擊,但不按常理出牌的劉鑾雄,卻按兵不動,深蔚莫測。

      萬籟無聲,正是暴風雨前夕的寧靜。5月初,馮家突然把手上所持與韋理合作之司馬高公司股份,全部賣給亞證,換句話說,亞證持有29.5%華置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由於李、馮兩家族先後退出華置之爭,形勢急轉直下,變成劉鑾雄與韋理之爭的華洋對壘局面。

      兩虎相爭,難免兩敗俱傷,劉鑾雄與韋理焉有不知之理。劉鑾雄透過愛美高持有42.8%華置股權;而亞證只持29.5%股權,不足威脅其話事權,遂與韋理合作,共同管理華置。

      俗語有云:「一山難藏二虎」。劉鑾雄和韋理各自滿肚密圈,表面上和氣生財,暗地裏卻在較勁。劉入主華置後,連環使出供股、集資招數,令韋理難以應付。最致命一擊為1987年9月,劉透過華置與置地簽訂一項23.78億元交易,購入銅鑼灣皇室大厦、灣仔夏慤大厦及海軍大厦,須集資30億元。身為第二大股東的亞證必須「孭飛」,可是力不從心。韋理為免百劫不復,索性把亞證手上之華置股份配售予基金,並辭任董事局主席,下台而去。從此,華置全納入劉鑾雄囊中。

      「子吞母」創先例

      劉鑾雄全面取得華置後,企圖把它私有化,但事與願違,演變成出人意表的「子吞母」案例。事為1989年年底,劉鑾雄透過愛美高,提出以每股2.5元私有化華置,但此價錢遠低於華置每股資產淨值5元,期間雖曾兩度提高至2.65元及2.8元,仍遭小股東否決。劉鑾雄心有不甘,1991年再度提出以2股華置換1股愛美高,以私有化華置,但再遭小股東委託律師刊登廣告反對,導致證監介入,指其違反收購及合併守則,更驚動百慕達高等法庭,華置私有化一再失敗。

      然而,劉鑾雄腦筋轉數快,立刻改轅換轍,轉由華置提出私有化愛美高,理據是愛美高的主要盈利來自華置,避免兩間同系上市公司在物業投資上出現直接競爭,故把受惠於華置的愛美高私有化。股東權衡輕重,終於通過私有化愛美高,創下「子吞母」先例。

      劉鑾雄提出華置私有化及成功私有化愛美高,來來去去也是關乎娛樂行、皇室大厦、夏慤大厦及愛美高大厦(海軍大厦)這些貴重物業的收益,說到底只是袋落「左袋」,還是袋落「右袋」而已。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