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併購拆局——合久必分陳松青單打獨鬥

       且說「阿叔」陳松青開展他的瘋狂併購大計,繼併購捷聯後,同年12月又宣佈與邱德根的遠東發展、鍾正文的益大、馮景禧的新鴻基證券合組僑聯地產。阿叔與鍾氏素有交情,一再合作,不足為奇,但邱大班與馮老景均一時翹楚,阿叔能游說二人合夥,足見其能言善道,自有過人之處。

      無寶不落拍檔粒粒星

      陳松青花這麼大氣力組成僑聯,目的在於把僑聯上市。有智者分析,阿叔之所以邀請邱大班合作,乃看中了遠東發展旗下一家空殼公司港九海運,藉此借殼上市。夥拍馮老景,乃有見當時新鴻基證券在股市交投中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由此亦可見阿叔無寶不落。 話說僑聯成功借殼上市,佳寧持有21.7%股權;然而,僑聯上市後,股價卻未如某些人所願;加上個別大股東對股份買賣策略有分歧,導致證監專員調查,在屋漏偏逢連夜雨的形勢下,個別大股東意興闌珊,最後由鍾正文捱義氣,接手這個攤子。

      佳寧併購狂風掃落葉

      講開僑聯,順記一筆:當時阿叔與邱大班為該股運作有所爭執時,有第三者向某報經濟版專欄作家指責邱大班的不是,由於此第三者一直以來以正直仗義見稱,該專欄作家急於交稿,一時之間未有向邱氏求證。文章刊出後,白紙黑字,邱大班大動肝火,聲言要興誹謗訴訟。該報老總知本人與邱大班素有交情,遣本人向邱氏表達歉意,並表示此專欄作家並無任何利益衝突;加上「老虎仔」邱達昌在旁勸說息事寧人,邱大班也便作罷。報館老總愛才,取得協議,專欄易名,仍由該專欄作家撰寫。此事告我們一個處世之道:「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

      話說回時至1981年,佳寧暴風雨式的併購行動變本加厲,當年6月併購其昌人壽(歲月流逝,其昌多次易手,先後以國衛、安盛登場)。

      同年8月更有壯舉,夥拍置地、美麗華、新景豐,購入尖沙咀美麗華酒店舊翼,計劃興建置地廣場模式商業大國;期間並與置地合作,購入聯合汽水6.94萬平方呎地盤,改建為工業大國,以及夥拍楊協成入主聯合汽水。

      禍福同門危機漸浮面

      經此暴風雨式的併購,1982年,佳寧規模達至高峰,除擁有3家上市公司外,更有百多家附屬公司;然而,陳松青沉醉在自己的財技中,忽略「禍福同門」的千古哲理,未有及時鞏固自己的成就,忽視外圍經濟環境轉變加;上在政治環境影響下,佳寧開始陷入困境。

      在此時刻,在商場打滾日子不淺的「親密戰友」鍾正文,頭腦較之陳松青清醒,他不但只計算出與阿叔合作的5項計劃,足以令自己負債高達13億元,破產都唔掂;同時更收到風,有小道消息傳說阿叔用股權謀取私利,在此形勢下,鍾正文為求自保,亦想避免老友之間有衝突,決定與阿叔「分手」,各行各路;並暗示己派人調查阿叔早前的所作為。

      面對此老江湖,陳松青投鼠忌器,只好予以優厚條件,與「沙煲兄弟」拆夥。在內憂外患環境下,當下阿叔單打獨鬥,能否起死回生?下周四再拆局。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