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併購拆局——局勢轉壞佳寧急重組債務

       上文講到鍾正文捉到「阿叔」陳松青「痛腳」,提出拆夥,精明莫若「阿叔」已有所警惕,奈何世界局勢瞬息萬變。步入1982年,香港回歸談判提升至中英會談議程。同年9月,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京,與鄧小平見面後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石級仆倒,引發本港股市、樓市急跌;加上利率上升、港元匯率下跌等等不利因素亦接踵而來,令「阿叔」大有「力拔山河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之嘆。無奈事實終歸事實,佳寧必須面對急速出現的困境,那麼素以才智見稱的陳松青又如何解難?

      回歸談判引發震盪

      同年9月,佳寧公佈中期業績,盈利達2.7億元,按年增長2.75%,中期息派0.12元;然而,1個月後,公司突然宣佈取消派發現金中期股息;改以10送1紅股代替,並發行5億股優先股,集資5億元。此消息公佈後,市場瘋傳佳寧櫃匱囊澀,股價應聲暴跌,一日之內跌了30%,由1.52元跌至1.02元,是日恒生指數亦跌破800關口,甚麼「股壇教父」、「金牌莊家」也回天乏力。

      覆巢之下,陳松青「親密戰友」鍾正文的益大宣佈清盤,「鍾老文」倉皇出走,留低21億元債務及16億元貸款擔保帳目。

      奉行「普通法」的港英法庭,當時竟然出現類似「大清律例」、「父債子還」式的裁決,鍾少爺認真唔好彩,替老父埋單,判監食皇家飯,社會議論紛紛。

      親密戰友倉皇出走

      事後有小道消息,說是益大的債務與某英資財團有關,殖民地政府「殺雞儆猴,以警傚尤」,是耶非耶?事過情遷,人言人殊。

      陳松青與鍾正文既屬親密戰友,順理成章,佳寧之於益大也屬難兄難弟,益大清盤露了底,引起證監不批准佳寧的供股集資計劃,並對佳寧作財務調查。如此一來,「阿叔」濯江濟河的大計落空,江山岌岌可危。

      但陳松青果然是陳松青,仍舊處變不驚。翌年(1983年)1月3日,宣佈由他控股的上市公司佳寧、維達及其昌暫停買賣,作債務重整,至於早前宣佈之發行優先股計劃則取消,改為建議由母公司注資2.5億元;以及由匯豐銀行向佳寧提供有抵押的活期透支2.5億元額度。

      為求重組不惜工本

      同年2月,佳寧委任亨利及獲多利為代表,向包括70家銀行及財務公司在內的債權人,商討債務重組。陳松青為達至債務重組,不惜工本,以月薪10萬元之厚祿,聘請身在英國的匯豐銀行前任副主席包約翰入閣佳寧董事局,希望以包Sir的影響力,按照慣常的債務重組方法,以股代債的原則作出協議;並通過出售旗下附屬公司來減輕債務。

      本來,陳松青此一甘詞厚幣策略無往不利;然而突然發生一宗突發事件,不但令「阿叔」一身蟻,更令到佳寧債務重組計劃受阻。到底是甚麼一回事?陳松青處境是凶是吉?下周四再拆局。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