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拆局淘寶——有史為鑑中國企硬

  中美貿易戰,涉及關稅金額龐大,加上中美兩國乃當世上數一數二的經濟實體,任何一項措施,對全球經濟發展也有影響。

  前事不忘,二次大戰結束後,美國為了控制在亞洲經濟、軍事霸權,大力扶助戰敗國日本,期間,韓戰爆發,全球的軍需定單大增,形勢上,日本企業及經濟制度迎勢而上,美國支持下,接獲經濟援助及軍需定單;及匯率制度的安排,經濟形勢大好。然而,美國卻又怕「養虎遺患」,懼怕日本壯大後難以控制,便與日本簽訂「廣場協議」,迫使日本在經貿上向美國傾斜,導致日圓不斷貶值;經濟逐漸凋零,十年來吃盡苦頭。及至20世紀80年代,日本憑藉半導體和汽車產業成崛起,才可以說「不」,但激化日美之間的經濟矛盾。

  理論上,半導體行業被經濟學家,及科技專家認為是國家戰略產業,是「大國命脈」之一,咸認為半導體行業具有很強的規模效應;一個國家的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就是0與1的關係,必須做大做強,與汽車產業並重。

  20世紀80年代日本半導體產業如日中天,但新興市場的崛起,已逐漸失去市場份額;不過仍維持汽車出口的優勢;分薄了美國汽車產業的市場份額。

  在那個年代,日美貿易出現順差,表面看來是貿易失衡,實際上是日美經濟結構的失衡。為此,日美雙方多次舉行財長、央行行長等高層會議,尋求解決貿易赤字的方法。

  結果是美國「泰山壓頂」,達成「廣場協議」,着手迫使日圓升值16.88%,其後果是衝擊日本經濟活動,企業開始產業轉移;建立東亞生產網絡的建設。

  古語有云:「福禍相依」。由於日本採取低息政策,引發經濟泡沫,迫使日圓與美元的匯率,硬性鎖在360:1的比率上,這雖然為日本出口提供穩定的匯率環境,但在「廣場協議」規範下,由於日本經貿向美國傾斜,日圓不斷貶值;經濟逐漸凋零,十年來日本吃盡苦頭。

  十年人事幾番新,如今美國企圖透過貿易戰,迫使中國走上日本的老路。但是,經濟改革開放後的中國,中美之間競爭的尺度,遠遠超過當年的日美經濟戰,中國有耐力、本錢和智慧與美國打經貿持久戰。

  中美貿易摩擦,關稅只屬表面,實質上是結構性問題,前景取決於中美兩國經濟發展力。由於中美兩國經濟發展差距縮小,美國便千方百計,企圖像當年控制日本一樣,從經濟上控制中國,使出一招便「投石問路」;以封殺華為來刺探中國的反應。然而,經濟改革開放後,中國從出口國家向進出口平衡國家轉型。

  與此同時,市場的擴大,中國由貿易國家向金融國家轉型,全球貿易的範圍必然擴闊了人民幣的認同率。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如今中國國富民強,企硬不懼甚麼形式的貿易戰,不走日本的老路,不僅僅關乎國人福祉,也關係到世界經濟的穩定。

  聞絃歌知雅意,留意人民幣匯率動向,伺機淘寶。

apolloslchin@yahoo.com.hk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