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Sir拆局淘寶——投資躋身新派二房東

  電視台的粵語殘片,印象最深的是陶三姑飾演的包租婆。

  如今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繁榮,政府推出公屋、居屋等房屋政策,加上地產發展商的分期付款營運模式盛行,市民自置居所機會提升,早年的二房東、包租婆的現像已式微。

  然而,令人詫異的是,曾被視為剝削階級的二房東社會現象,在實行社會主義的中國內地竟然存在。

  最近,二房東的問題,在內地引起爭議,事情的引發是房地產界別提出的「房屋託管者是否便是二房東?」的論題。

  根據北京傳媒的一項物業問卷調查,超過七成租客住戶認為,無論是把租賃下來的物業而轉手再出租者;或是受委託出租的中介,本質上也是靠賺差價牟利的二房東。

  目前在內地,一般認為二房東便是舊社會的「包租婆」;彼等無論是機構或個人,承包租賃物業後;進行裝修或改建,再轉租賺取差價牟利。不過,有一個現像,民眾接受企業式的「二房東」,卻杯葛個人承包的「包租婆」。

  社會上認為,企業式的「二房東」的營運,是經過房屋託管合規化程序。

  所謂這「房屋託管」是業主與託管企業簽訂合同,託管企業負責該物業的招租、管理及空置的風險。合同期內,由這企業式「二房東」代收房租、水電費、煤氣費、物業管理費;並按合同規定把租金存入業主指定的銀行帳戶;受託營運期間,企業式「二房東」靠收取業主的管理服務費及經營中的增值盈利,依靠自身的專業房屋管理經驗來抵抗各種風險,包括承擔擔租客中途退租風險,從而達到與業主互惠互利,共同有收益之目的。

  但是內地業界人士認為,目前內地房地產租賃市場上的房屋託管業務的核心內容;與早年的包租業務並無不同。

  前事不忘,早在20世紀初,上海、廣州、香港等地已有房屋託管的房屋包租業務;「包租婆」從業主手上把物業租下來,簽訂1-5年租約,按合同規定;分期或一次過支付租金,而包租婆交付業主的租金;平均靠收取「三房客」的租金,從而賺取差價獲利。

  如今,內地市場經濟形態多元化,住房租賃市場化程度高,租賃需求大,尢其是對「學府房」的需求更大。

  所謂「學府房」,以中小學而言,由於地原因素是入學條件之一,家長為着子女入讀心目的學校,便租住該校地區的房舍。

  至於大學方面,如今內地大學並非全皆有學生宿舍,學生只有在學校附近租住「學府房」,這些大學生的「學府房」,一般是一個單位內有兩三個房間;及共用的客、廳、廚房、浴廁,多數是同校同學合夥租住。

  既然有這麼的需求,新派二房東亦非剝削階級。那麼,退休人士在大灣區置業做二房東,既安居又有經常性收入安度晚年,不失為淘寶門徑。不過,要提防」老賴「,必須簽訂有兩個月租金按金及租賃期限的租約;呈報有關部門備案及交稅,莫因少失大。

apolloslchin@yahoo.com.hk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