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到處有歧視

  英國一張一九八一年面值二十五便士的郵票,突然引發熱議:因為郵票上查理斯王子及已故戴妃的合照,男高女矮,有人認為是別有用心,其中隱含了性別歧視。他們質疑,查理斯王子與戴妃本來一樣身高,不分高矮,為甚麼要擺出這樣的甫士,刻意「矮化」戴妃,好突出查理斯的男子氣概。

  動輒涉嫌「歧視」,政治正確走火入魔至此,已非吹毛求疵,而是上綱上線了。一對夫妻拍照,妻子作小鳥依人狀,靠在丈夫胸口,為何一定是不懷好意的矮化?而不是出於愛意,由戴妃主動讓丈夫高出一頭,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如果從攝影構圖的角度,也可以是攝影師的審美判斷:純粹因為兩人並排,高矮有所落差,構圖上更好看。

  一九八一年的時候兩人新婚,戴妃年方二十,若按今天的標準,仍是一個少女,而王子居長,少女向丈夫撒嬌,排成男高女矮,為甚麼一定是性別歧視,而不可以是長幼有別,後輩對前輩的一點禮讓和敬意?

  除非妻子向丈夫撒嬌之情趣,已等同「女性主動自我矮化」,是一種反動,是革命鬥爭的目標。但凡女性表現出柔美嬌弱,楚楚動人,引起男人的保護欲,慨歎「我見猶憐」,就等於給了對方歧視之藉口?女人一定要表現得和男人一樣剛強硬朗,高大粗獷,絕不給男人半點逞英雄,充男子氣概的機會,才叫兩性平等?如果是,男人何不去搞基?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