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單身母親的哀歌?

  蘇格蘭一名年僅二十四歲的單身母親,育有四個兒女,向政府提出換大屋未果,只能棲身娘家,加上患有一種罕見的骨質病,狀甚悽慘,聞者傷心。

  但事發於蘇格蘭,當地政府想必不太可能無情拒絕一個單身患病母親,原來她曾經獲分公屋,只因嫌小而主動拒絕,正等待政府給予「合理安排」:派發一套三房居所。

  政府的處理,或許有其「不合理」之處:譬如沒有考慮到一個母親和她四個幼兒,需要至少一千呎活動空間,是不近人情;令其等候而未給予足夠的房屋津貼和醫療津貼,也十分官僚拖拉。與此同時,這名年輕母親,患病而單獨養育四個兒女,又有沒有不合理之處?

  首先父親為何缺席,只是因為居所狹小就將母子五人拒之門外?還是因為單身名額能領取更高的福利援助?其次,如果領取福利只是無奈的選擇,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譬如索性不生?母親天性熱愛肚子裏的小生命,當然無可厚非。但是感性之餘,有沒有必要理性考慮兒女的未來,或者他們的成長中也有需要父親的陪伴?

  一個二十四歲的年輕女子,失了業,周身病,母愛固然很偉大,但比起維多利亞時代,既缺乏安全墮胎,又要做牛做馬的苦命女人,靠政府福利養兒育女的單身母親,還是不是同樣可歌可泣?當然,這樣問會顯得十分涼薄,納稅人還是繼續埋單好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