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原則問題

  美國副總統彭斯參加冬奧會,被指「掃興」,因為北韓和南韓的代表團入場時,他沒有起立。韓國人埋怨彭斯「不尊重東道主」,美國傳媒批評他「欺凌」,尤其是紐約時報指彭斯表現冷漠,不及北韓的「皇妹」金與正有外交風度。

  美國的左媒,和左膠當道的南韓,只因為厭惡特朗普,不惜讚美極權,倒黑為白,於此暴露無遺。

  彭斯代表美國政府,守衞西方耶教價值觀,在反西方價值觀的極權政府面前,為甚麼要談外交風度?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從北韓回國後變成植物人死亡,瓦姆的父親這次隨彭斯一起前往平昌,彭斯如果和北韓「把酒言歡」,表現所謂的「外交風度」,對於這位父親,難道就不是一種傷害?

  外交絕非面帶微笑逢場作戲,更不等於「給面子」,而是要表達本國立場和原則。中國人喜歡說「不卑不亢」,新華社的周南曾經不和港督彭定康握手,只雙手合十,而非與之攬頭攬頸作老友狀,即被大讚有外交風度,為何彭斯與北韓保持距離,就沒有外交風度?

  南北韓選擇聯隊,南北韓的高官和現場觀眾表現熱情,是韓國人自己的事。彭斯不是韓國人,沒有「血濃於水」的包袱,他有權選擇不為「世上最殘暴的政權」鼓掌,何錯之有?但這畢竟是一個腦殘的世代,相信微笑、大愛、手牽手,就能解決問題,有立場,有原則的政客,不但是少數,更成了異己。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