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另類日本遊

  日本大阪的愛鄰地區漸成旅遊新熱點,因為此地居然有露宿者、流浪漢,有地攤和無牌小店,隨地垃圾,不符遊客對日本的一貫印象,造成意外「驚喜」。

  因為日本的美名遠播已久,公認整潔、端莊、體面、有禮,為文明典範。外國人遊日本,本來見賢而反思,或心生一絲敬畏,突然發現日本也有貧民窟,可見日本人並非超人,而是跟其他民族一樣有缺陷,因而產生一種心理補償。好像班級裏一個形象完美的優等生,一向引人嫉妒,突然有一天被發現他的衣領有點發黃,襪子也破了一個洞,上課被老師點名責備,而令其他同學感到快慰,此即魯迅著名的「臭蟲論」。

  日本當地人紛紛規勸遊客避之則吉,安全至上,但是遊客發現,當地居民除了外表不太光鮮,生活潦倒,並無窮兇極惡之相,沒有美國常見的持械搶劫、南美之黑幫毒販仇殺,更沒有歐洲防不勝防的恐怖襲擊,以西方大城市的標準,足可稱得上安全。

  西方遊客和日本國民對該區觀感差異懸殊,並非日本人大驚小怪,而是西方文化衰落疲弱所導致。因為維持社會治安,國民體面,運作有序,為今天的西方國家所力有不逮,西方遊客對「髒亂差」的環境開始習以為常,來到大阪愛鄰,反而如魚得水,甚至奉為文化特色,正如加萊的難民營,或倫敦的禁足區,政府俱不敢也無力整治,否則徒顯心胸狹隘,欠缺包容。

  大阪愛鄰僅僅因此名聲大噪,不無遺憾,因為香港曾經也有一座九龍城寨,若保存至今,不但可以滿足遊客獵奇心理,按照西方左派的標準,還可以為人類文明提供多元化的樣本,拆了可惜。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