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中國新女性主義

  中國新一代城市女性抗拒結婚生子,寧願上網購物打機養貓,但和日本的御宅族不同,因為這也是一種「女權」,和宅男無關。

  首先中國城市的婚戀遭到高房價的打壓,導致愛情「市場化」,約定俗成按照女性的年齡、外貌、收入的標準將其分等,完全扼殺了她們對愛情的想像。加上中國自一孩政策以來,不斷製造「媽寶男」,「巨嬰症」愈趨氾濫,男性人格衰弱,也導致女性對婚姻的絕望。

  再者,男尊女卑的傳統依然根深柢固。譬如河南一名空姐用手機軟件call車竟慘遭姦殺,居然也招來各種非議,斥其夜間單獨出行,無異自尋死路;或有甚麼馬後炮建議她必須欲拒還迎,才能保命;包括政府宣傳單身女性應該避免晚間出行等言論,都無異火上澆油,而令這些女性更加義無反顧,乾脆杜絕對婚姻愛情的念頭。

  毛澤東一句「婦女能頂半邊天」,曾哄騙得天真的西方記者,以為社會主義中國是實現男女平等典範,但今天中國女人沒有那麼傻,看穿了這是榨取婦女勞動力的口號,其實是要求她們工作之餘,同時操持家務,照顧丈夫,服從翁姑,管教兒女,培養「中國式媳婦」,為一家人做牛做馬而已。

  今天西方女權只知在性騷擾事件上大做文章,但中國女性不屑這樣拉扯,哭哭啼啼,不如釜底抽薪,拒婚抗命,像紅樓夢裏的鴛鴦,有種得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