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中國式悲劇

  中國重慶巴士衝落大橋的車禍,真相曝光,中國人的質素成為輿論的最大焦點。

  因為近年湧現的甚麼熊孩子、怪獸家長、廣場舞大媽、「空怒」、「醫鬧」、「碰瓷」,包括關於「壞人變老了」的悲歎,如今再加上「打司機」之層出不窮的新現象,都屬於中國人的質素問題。

  打司機現象頗為普遍,但中國的城市交通部門的對策是安裝隔離門,南京有部門還頒佈新令,如果司機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承受了委屈,可以領取「委屈獎」。

  雖然安裝隔離門比較可靠,但是萬一司機身體不適,精神不濟,正如香港曾經發生的類似事件,則杜絕了乘客及時幫手或者救人的任何可能。當然,以中國的民情來看,出手救人的可能將遠遠低於打罵司機。

  至於「委屈獎」,從表面上來看似乎是提倡自我克制,忍辱負重;但是不論青紅皂白,都要求司機罵不還手,打不還口,其實是變相助長野蠻無禮的民風,如果野蠻行為從來得不到合理懲制,不必付出相應的代價,則類似野蠻行為只會變本加厲。

  助長野蠻的另一面,恰恰是打壓正義感:不但司機要大局為重,吞下委屈,其他乘客也普遍不敢見義勇為,因為勸架或者主持正義的後果,往往是承擔法律後果,就像著名的「彭宇案」。

  為甚麼有這麼多人敢隨意打罵司機?因為中國的公共交通司機,長期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缺乏保障,一出事就要負全責,全憑乘客的一張嘴,就能決定司機扣獎金還是炒魷魚,從來沒有得到過生而為人的基本尊重。

  中國式的悲劇歸根究柢,在於對自己和其他人,不知道何謂尊重。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