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好人不平安

  繼南京「彭宇案」之後,重慶又有一宗類似案件獲同樣判決:一名八旬老婦街上跌倒,堅稱是身後一位姓朱的路人撞跌。朱女士反稱,她沒有碰到老婦,而是見對方跌倒,上前攙扶。正好事發街頭沒有監控鏡頭,口同鼻拗,法院裁決:老婦跌倒與姓朱路人有關,她需承擔七成責任,賠償金額二萬三千元人民幣。

  判決引發網絡熱議,但關注焦點不是判決是否公平。因為南京的彭宇案,即使有目擊證人,最終還是敗訴,法院還提出一個非常富有中國特色的依據:如果彭不是心虛,為甚麼要把好事做到底?換言之,在中國所有做好事的人,必定有「心虛」疑點,而這個疑點利益歸原告。

  這條判決依據,亦即中國的法官認為,惻隱之心和社會常理相違悖。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眼見小孩要掉下井去,但凡是個人,都會主動上前把小孩救下來。但根據中國的法官的邏輯,如果有人把小孩從井邊抱下來之後,還留在原地看管,確保其安全,還請人去把小孩父母叫來認領,一定是他心虛,他很有可能先把小孩舉起來,任其趴在井邊玩耍的罪魁禍首。

  根據這邏輯,重慶這位姓朱女士落得和彭宇同樣下場,當然不奇怪。自發的好心和善意,不符合中國社會的常識,尤其在彭宇案等類似事件後,居然還有好心人,在法院看來,不可思議。

  有網民說,如果街頭有監控鏡頭就好了,證明監控才是防止潑婦刁民的有效手段,聽起來頗有道理,但忽略了一個風險:萬一在此需要證據的緊要關頭,鏡頭恰好失靈了怎麼辦?因為在中國,倒楣的事情常常跟着熱心的好人,早已見怪不怪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