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務求劃一

  中國網絡又傳爭議,據稱有教科書決定修改一部份異讀字的讀音,務求統一:譬如「說客」的「說」,和「說話」統一;「鄉音無改鬢毛衰」,跟「衰老」的「衰」等等。

  雖然有權威語文雜誌出面澄清,指為網絡「假新聞」,其中舉例內容並非官方決策,而是來自於幾年前一份由中國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發佈的建議書。但網絡議論依然喧嘩不止。

  因為中國人都知道,但凡「委員會」都是大權在握。雖然只是建議書,但從側面反映,中文的面貌,完全掌握在權力手中,一旦使用權力,宣佈這些異讀字有對錯之分,則異讀字的一些讀音,就將永遠消失。

  中國民間的反對意見,主要是怪責「一部份文盲」:只因為這些人不懂文化,習非成是,導致古詩詞音韻的犧牲,屬於罪魁禍首。但是網民沒有追問下去的是:所謂「一部份人」到底是多少人,為甚麼要遷就這一部份沒有文化的人?一概含糊其詞,譬如當初中國政府決定廢除使用正體字,更改千百年的傳統,據說也是為了照顧中國人的教育程度。

  統一異讀字讀音的問題,核心在於普通話本身。廣東話文白分家,譬如游說,說話、騎乘、騎馬;驚訝、驚死,非常清晰,絕不含混。最重要是,廣東話從沒有所謂的權威,以劃一為名,犧牲音韻的變化也要統一讀音。

  對於一個不常見的字音,為甚麼要盡力消滅?會不會和中國人傳統以來,歌頌「車同軌,書同文」之根深柢固有關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