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如何贏得尊重

  奧斯卡最佳電影獎頒給《綠簿旅友》(Green Book),總算是近年來少有的心平氣和作品。

  《綠簿旅友》呼應的是一九八九年最佳電影《山水喜相逢》,當年由摩根費曼演黑人司機,後座是一個猶太富婆,令謝西嘉丹迪成為歷年來最年長的影后。三十年後,《綠簿旅友》是一個意大利裔的司機,後座換成了一位黑人鋼琴家,但是主題沒有變,以尊重、理解和情誼來化解仇怨。

  尊重是最重要的前提,問題是如何贏得尊重。其實也是老生常談,即廣東話俗說的「面係人哋畀,架係自己丟」,首先要自己尊重自己。

  主角黑人鋼琴家才華橫溢,人品優秀,但在不公正制度下受到歧視,但他沒有暴怒或賴地撒潑,而是忍辱負重,用自己的人格、內涵去說服其他人,即使不能移風易俗,足以潛移默化,譬如改變意大利裔司機的觀感。

  這齣電影的高明,在於清楚解釋何謂歧視,何謂世俗偏見,如何區別對待。需要推翻的是制度性歧視,但世俗偏見之形成,是一個日積月累的過程,譬如男主角是一個行走江湖的意大利佬,當時的意大利移民也予人刻板印象,譬如小圈子、不老實、偷呃拐騙,但這種成見,可以由「日久見人心」來改變,並非制度性的打壓人權。

  兩人在龍蛇混雜的酒吧出來,撞見兩個黑人偷車賊,司機叫:財不可露眼,這難道是對黑人的歧視?只是基本常識而已。當他們再一次被警車攔下,以為警察是有意針對,沒想到這一次是因警察提醒他們下雪路滑,車胎漏氣易出車禍,還好心幫手換車胎,令人大跌眼鏡,對於警察上前的本能厭惡,算不算歧視呢?

  這齣電影主張化解,缺乏鬥爭的覺悟,一派溫馨祥和,不免觸怒當今的左膠,認為是軟弱妥協。因為左膠的目標從來不是和解,而是要奪權。

陶傑

hd